阅读文章

开佛知见

[日期:2012-11-2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开佛知见

 

 

20055月马六甲禅修  洪文亮老师开示

 

石头希迁讲了一句话,很多人存疑,不同意。他说:“修行不论禅定,唯开佛知见”。精进禅定我不论。我不讲那些要禅定,要精进的,我不讲这些废话,只要开你佛的知见。

 

佛知见是什么?我们时常看到的那个佛知见,佛的知见。知道的知,意见的见,佛的知见。他说要开佛的知见,其它那些打坐是怎么打的,怎么用功,怎么精进,我不讲这些,只看你有没有开了佛的知见。

 

那请问各位,你认为他指的佛知见是什么?如果你看到石头希迁这一句话,他说开佛的知见?你认为石头说的佛知见是指什么?佛的那种意见,佛的想法,或者是佛对这个宇宙生命的了解、正见?佛的那个正确的看法、意见,是不是这样?如果这样,那就变成佛也跟我们一样了!他对人生、生命的奥妙,宇宙的神秘,他也有看法,跟我们的看法一样,只不过是他高明,他是佛嘛!他还有知见吗?

 

他讲开佛知见,并不是说你要跟佛一样,有正确的见解,不是的。现在我跟各位说明一下,佛知见是一个事实,不是佛有什么高明的见解,不是。他指佛的知见就是一个到处都可以看到的真实的事实。

 

什么样的事实?大家在底下听到我开口说话了吗?我说“阿弥陀佛”,你那里就“阿弥陀佛”这样动。我这里讲“阿”,你那里有没有“阿”?有啊!那么你听到的这个“阿”的声音。我请问你,你从哪里把这个声音制造出来的?有没有地方,有没有工厂?耳朵是工厂吗?那脑子就不要了?空气就不要了?那我的嘴皮不要了?到底工厂是哪个?我是问你听到的“阿”的声音。

 

这些事看起来好像很无聊,但是非常重要的就在这里。平常我们不把它当作问题,释迦牟尼佛是头一位把我们平常不当作问题的,他“哎?这是问题嘛!”我们平常生下来看、听、闻到味道、尝到这个咸的、辣的。或者身体接触,舒服的、痛的,我们就自以为这个是自然的。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是不是?这里哪有问题?我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抬头看到了,看到了就看到了。风吹过来,感觉凉爽,就这样而已,从来没有人在这个问题上,这个上头,这个事实上去想很多。人们不把它当作问题,他是头一位把它当作问题。然后在这个上头用功,变成他的现成公案,时常注意这个。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迷在什么地方,迷的根本原因在哪里。他是这样下手的。所以佛的知见就是什么?不是他有看法,他有见解,不是这样。

 

佛知见是说,我这里讲“阿”,每一位那边都有一个“阿”,那这个“阿”,找不到工厂。没有工厂有没有员工?有没有老板?有没有机器制造你的“阿”呢?你一定要制造“阿”出来你才听到“阿”嘛!难道这个“阿”是我们嘴唇制造的吗?那你把耳朵闭掉,听神经拿掉,还有“阿”吗?你的耳朵参与这个“阿”的制造,但不全都是它!对不对?从这里下手。工厂找不到,工厂没有的话,员工也没有,制造的机器也找不到,老板也不知道。资本呢?也没有,也不要资本。制造了“阿”过去了,这个东西要丢掉啊,你刚刚制造的这个声音,现在我讲过了,你又要再听别的,放在那里就重迭了!混了嘛!一下子就消失了,你丢到哪里去?制造源,工厂也找不到,资本,员工,技术,老板什么都找不到。那不用的时候,过去的时候,你也不要动它,它就清除掉了,没有了,你丢到哪里去?那个声音你丢到哪里去?你也不知道。消失在何方?不知道。把这个事实说成什么?我们一直以为你那边讲一个“阿”,“我”听到了!这个是自以为是的想法,跟事实不符合。他发现这个,这个不是事实。因为要是“我”听到的话,一定是“我”去制造这个声音,我才听到啊!光凭你的嘴唇这样动一下,两片嘴皮动一下,不一定有声音在我这里响。所以这个问题是谁制造了这个声音?找不到。也不是我制造,也不是你制造,也不是虚空制造,也不是神制造,也不是佛制造,但是就有。这个叫做找不到工厂,找不到资本,找不到工程师,找不到员工,无中“砰”生有。缘有了就有,来源不知道,这个叫做无所从来,佛经里讲的无所从来。没有了,消失了,你不用去找那个垃圾场,它自己清除掉了,亦无所去,亦无所至。来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到哪里丢掉了?垃圾场在哪里?怎么把它火化了呢?用什么药把它除掉了呢?都不用,就没有了。这个是声音。

 

你抓抓你的手,你碰碰你的手背,这个触感,碰的时候有,这个触感哪里制造的?皮肤制造的吗?皮肤不能制造啊,皮肤能制造的话,我就不用去碰它了,它也可以“哎,你造出来”,它就可以造了。那我的右手制造的话,我就不必用左手背让我摸到触到,右手去制造就行了。这等于讲来讲去,色声香味触法,通通是无所从来,找不到生处;去也找不到它跑到哪里去。这是一个事实嘛!这个,先知道这个事。

 

所以说,当我讲“阿”的时候,各位那边有“阿”出现,对不对?这个时候真正实在的样子,并不是各位有一个“你”,在那里听到我这里发了声音,每一位在你那个地方听到这个声音。不是这样!那是怎么样?既然这个声音找不到哪里制造出来的。其实是自己给自己骗掉了。为什么给自己骗了?我们一直以为听、看、想、感觉都是有“我”,有一个“我”去听到,有一个“我”看到,有一个“我”感觉到,有一个“我”在这样想,有一个“我”下决定了,都有那个“我”,无始以来这种妄想。

 

他们举了个例子,在油锅里头下面条,捞起来那个面条,那个油都浸到那个面条里头去了,你怎么拿掉?拿不掉吧。很不容易把面条里头的油拿掉。我们有“我”的那个念头,那个妄想,那个错误的想法,跟这个一样,非常难除。除了释迦牟尼佛教我们的这个只管打坐的方法以外,几乎没有办法拿掉。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就把那个油面里的油拿掉,不容易拿。因为有我的妄想,以为有一个“我”在听,有一个“我”在看,有一个“我”在感觉,有一个“我”在想,更要命的是,有一个“我”在决定。我要不要来这里参加禅修?要,所以来了。学得很好的人都以为是“我”决定的。如果无我的话,那决定还是有你决定的话,这个佛法就不用谈了。不是你决定的啊!但是不是我决定,也不是你决定,也不是我妈妈决定,也不是我孩子决定的,明明是我决定啊?就是这个样子,很不容易把这个妄想除掉。

 

所以回到刚刚讲的那个声音。我这里讲“阿”你那里有“阿”,不是你听,不是你的耳朵听到,也不是你的脑子听到,因为这个声音的生出的地方,工厂,找不到。那么你怎么听到?问题来了,那你怎么听到?声音的来源不知道,也没有人动它,但是有啊!明明有声音“阿”,有啊!有的时候,禅宗祖师就简单地说“无而有”,那么简单地讲。有呢?从哪里来?谁制造?没有,找不到,“有而无”。一切都是这个样子。把这个东西讲得更好的是怎么讲的?“有而无,无而有”也就是,当你听到的时候,他们用这种话,很好,“举身听”,看到的时候,“举身看”。举的意思是什么?全身、全心、全身心,整个。不仅仅是你的耳朵,你的头发,你的皮肤,你的毛孔,你的脚指甲,你肚子里头的肠、胃、肺、心脏,通通都是,举身听,都是听本身!不是你的皮肤,你的牙齿,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毛发,你的毛孔它们通通一起听这个“阿”,不是这样!整个都变成了“阿”,这叫做举身听,是我们不知道。

 

所以怎么听的?我们叫做暗暗的。真的怎么听到,真的为什么有这个声音,佛都不知道,佛也不知道。但是当我讲“阿”的时候,那边马上有“阿”,所以这个叫做举身听。你抬头看这一朵花,看到那个时候,举身看。不是眼睛看,或者头脑看,都不是,不是视神经看,都不是。你整个全身心,四大五蕴,通通变成这个花!你说奇怪了,四大五蕴在这里,我这里不是花嘛!我皮肤,我头发,我心脏,那么这个哪里变花呢?花在那里,我没有变花啊。这个就是你把四大五蕴的,这个身心固定了,以为这样一个固定的有自性的东西,一直这个东西放不掉。四大五蕴如云、如幻,它当下就是变成整个就是花。你把花跟四大五蕴隔开来,所以说我这个没有变成花。这是你给色碍骗去了,知道吗?色碍,有滞碍,认为这个东西还是我的手,怎么变成花呢?不要乱讲!我跟你讲,肉体的这个存在,你碰起来有这个滞碍,这个东西是妄想的境界。真正的你是法身!真正的你是一个法身法性的那个东西在动,所以那个东西跟前面的花,或者是前面有一个“阿”的声音,“阿”的声音跟一朵花的那个相,色相,相融的呀!跟水倒进水一样。你的法身法性跟外面的色声香味触法,外面的色声香味触法也是法性,也是法身,水,你这里的四大五蕴也是,它真正的那个本来的面目是法身法性,两个都是法身。所以水跟水很容易沟通!不是沟通了,本来就是一个东西!所以一看到就有相。因为你的四大五蕴,四大,地水火风,跟我的四大,地水火风一样!它的自性都是空性,一样都是法性,所以一对到,就水倒进那桶水一样,马上有相出现。你还要说哪里制造啊?如果说你这个身体是这个身体,对面的声音,那边来的声音是“阿”,“阿”是“阿”,我这个身体没有变成“阿”,那你就把这个滞碍的东西,当做自己的妄想还那么坚固,把这个死抱着这个身心,这个我自己感觉到的这个色碍的东西,当做自己的关系,“我没有变啊,我哪里是举身听啊?声音是声音,我是我。”你掉在那里,你不懂得你真正的法性身。这个弄清楚吗?

 

这个弄清楚了之后你就晓得,石头希迁讲的开佛知见。佛知见就是,对到什么那你就变成对到的那个东西!对到一朵红花,你的法性,真实的你,整个是花。听到“阿”,你的整个法身,真实的你的存在,法身,跟那个“阿”是一样东西!“阿”声音的法性身,跟我这边能听的法性身都是一样东西,所以就马上有“阿”出现了。不要找制造工厂,不要去探讨谁制造了。这么简单的,这么直截了当的这个事实,没有人把它当作问题。因为我们生下来,能听能看,好像很自然,必然的。这个“必然”害了我们。因为我们本来就有一个妄想,一辈子一辈子投胎,一辈子一辈子都有一个“我”,“我”在轮回,那个“我”,都一直没有放掉。所以在轮回里头滚,把墙壁围起来在里头跑,所以,总不能把这个色身滞碍的这个身心,他的真正的法性,真正的法身的存在忘掉了。法身法性的存在是遍满宇宙的!无处不到,解脱自在,非常自由自在的一个作用。他的作用的关系,我对到你,马上就有你的相出现。你对到我,马上有我的相出现,你的法性身跟我的法性身是一个东西。所以根本不必制造。不是“你”去看到,不是“你”去听到我的声音,这弄懂了吗?这个叫做本来的事实,对到什么,你就变成那个。对象是大的,马上有大,马上出现。你变大的,不是你看到大的,是你变大。那个“你”是法性的你,不是色碍的你。听得懂吗?是法性的你,所以对到小的东西,哎,很小,你变成小。听到大声音,你变成大声音那个。听到小声音,你变成小声音,法性的你变成那个,不是你这个滞碍的东西变的,OK?所以,是必然的。我们跟境界之间的互动,互相的作用,交互的作用,谁也不能逃开。不是佛给你这样的。我们把互相的这个作用,叫做必然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逃开的。对到墙壁是墙壁,闻到那个香味,你不想闻都有那个香味。为什么?你的法性身,那个香味就是你的法性身变成那个香味!不是鼻子闻到香味,我们错在这里!OK?听懂吗?这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参同契石头希迁只是要我们开佛知见。佛知见是我们的事实,跟境界互相作用,互相动作。互动的时候,必然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免得了。因为大家都是法性法身的存在。真正的存在是法性身,法身佛。我们的存在是那么伟大殊胜。你把这个骨头、皮肤这些东西当作我,你是小看了你自己了。本来是大存在,法性的存在,那么无边无量无限碍的存在,你把他缩成只有这个,身心这个具体的滞碍的一个小小的一块东西上,你把自己贬得那么小,好可怜!喝醉酒了,忘了自己。

 

这个弄清楚了就知道佛知见是讲这个事实。这个事实叫做佛知见。所以石头希迁是“哎呀,只要开,开就是了”,你本来就是这个事实,你真的是这个样子,是法性身在动,是法身佛在动。每一位都是法身佛的样子在动,跟境界一起互动。境界也是法身佛!所以当我成道的时候,我与大地有情同时成道,是这个意思。你把他隔开来的话,当然树是树,狗是狗,那个时候在的人是那个时候的人在,那么为什么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佛成佛的时候,会跟他们一起通通成佛了,现在我们应该也是成佛的后代了,那就讲不通了!所以有一些和尚在网络上就说,这个可能是人家记错了,或者是人家以为是,佛多伟大,多加一笔,捧句捧错了。那其实是他不懂,他不懂刚刚讲的佛知见这个事。佛知见弄错了,你怎么学都搞不通佛法。都是以我这个样子,我看,我想,你道理对不对呀。你看,这个叫做我们在思想的窠臼里头,那个窠臼里头找佛法,想佛法,解决佛法。佛知见没有开,就不同了,你怎么想,怎么看都不是佛讲的。

 

这头一段是他在讲这个。因为我谈到石头希迁,他讲的不论禅定,打坐禅定很要紧,对不对?要静下来,开佛的智慧怎么样。他说不论,我不太注重这个。但是我要每一位,因为跟我学了,看我的留下来的这个经典,尤其是《参同契》,你要懂得我的真意在哪里,言外意思在哪里。我是要各位开你的佛的知见。佛的知见是你的事实,你的真事实。不是你去动头脑,说我的意见现在跟佛的意见一样了,“我开了佛的知见”。不是这个意思。你晓得你跟境界互动的时候,因为你的真正的存在是法性,法身佛,是你真正的、真实的你的真实人体。所以,一对到相就有相,对到声音,声音就是你,对到相,相就是你。如果说你是你,我还是我,难道我对到你,你就变成我了?你这是给这个滞碍骗去了。你死死抱着这个东西是“我”,所以我相没有除掉是听不懂佛法的。那么但是有时候有人会说“我没有我相了”,“我”没有“我相”了,什么意思?我听不懂!“我没有我相了,现在我修到没有我相了……”谁没有我相?因为他没有开佛的知见,所以还在那里糊里胡涂。“我修得很好,奇怪,还有这个问题”,“哼,你还有这个问题呀?”“是啊!”那我就没有办法。一点头,“好,算了算了,你的石头路滑,听不懂这个”。大家弄清楚这一点吗?那么这个《参同契》可以不讲了。

 



阅读:6322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大須審細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限会员登陆后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