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大須審細

[日期:2012/11/1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大須審細

 

瑩山和尚傳光錄摘譯

第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真實之義,不可論辯,真實之論,亦不具義。故曰,論非論,義非義。若擬論義,終非義論,無有一法可當義,無有一法可當論,然佛亦無有二語。故見佛語即見佛身,見佛身即證佛舌。縱說心境不二,猶非真實之論;說不變易,猶非義;說言語道斷,無有理可詮,猶不通於義。性即真,心即證,此又何論?

如說光境雙亡,猶非真實之論;光境互立,亦非真實之論;說主說一說同,又非義之論。如此說來,文珠大士無言無說,此非真實之宣說,維摩大士據座默然,又非義之論。文珠猶見錯,維摩猶雲錯,何況智慧第一之舍利弗,神通第一之目犍連,欲見此羲,未夢見在。

十住菩薩,遠見鶴為水,或為鶴,疑惑不決,經一番計較思惟後,知其應為鶴,終未能確定。故曰,十住菩薩猶是見佛性不明了。有者聞如來所說知有自性,而歡喜曰,我無量劫來流轉於生死間,因不明自性常住,被無我之見迷惑故。

即令絕見聞忘身心,超越迷悟離染凈,對真義猶未夢見在。故不可向空中求,亦不可在色中求,何況向佛向祖師求?

諸人者自曠劫以來至今,經歷幾回生死,身心幾回起滅,而作此思惟曰,生死去來,為夢幻妄想,此何言哉殊為可笑有物生死去來?何謂真實人體夢幻妄想?故不可解為虛妄或真實若言妄言實終究非是。

此一段事,大須參撤始得,勿謾擬空擬實,自以為是。縱然徹證明淨如平坦之水,虛明如虛空離染汙,終未夢見在。

洞山和尚參溈山雲嚴時,當下會萬法為己,全身說法,此猶未在。故雲巖再三勸慰曰:此事大須審細。此時洞山猶未大悟,暫辭雲巖他去。因涉水見影而了此一大事,說偈曰:切忌隨他覓,迢迢與我疏,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應須恁麼會,方得契如如。如是解悟,終為雲巖嫡子,洞宗完始祖。

縱令末只解會全身說法,更解露拄燈籠、塵塵刹刹法法若然,三世一切說,此猶未見在,故有雲巖之勸慰。何況今人在知見中解會,說心是佛、身是佛,實未聞如何是佛道。只見春花開秋葉落,思為法住法位,此真貽笑大方。若佛法如是,何有釋迦出世、達磨西來?然上自釋尊及唐土以來之祖師,佛祖位中無有上下,誰無徹悟?

人若依文解義、為論為義,則應有無數拂祖。故拋卻依文解義,實參實修,必能自成佛祖。祖師之道如非大大悟,則非為真實人。故曰,不停留於純清絕點、虛空明白。

船子和尚曰:直須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藥山只明斯事。純清絕點是非藏身處,雖雲光境俱忘,台猶言莫藏身於此,何況有古今之說、迷悟之論?

恁麽參徹時,十方無壁落、四面無門,處處脫白露凈。由是大須審細,萬勿遽而草率。今朝將此因緣說破,有一卑頌要聞麼?

善吉維摩談未到 目連鴛予見如盲

若人親欲會這意 鹽味何時不的當

洪文亮老師導讀

1.想要論義,早已不是義之論。

2.無一可當義,無一可當論。

3.佛語唯一不二,故見佛語即見佛身。

4.說內心外境 (心境之說) 也不是真實之論。

5.說不遷也不是義。 ()

6.說言語道斷,契理亦非悟, 也不是通達於義。

7.說性唯真,心唯實 (說性說心), 說主客雙亡也不是義。

8.說賓說主,說一說同,我再三要指出這些都不是義。

9.至此,文殊大士無言,亦非義。維摩大士默然據坐,亦非義。

10.方知文殊也有看錯,維摩亦然,何況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連,都未夢見在,此如瞎子睹物,巨細未明。

11.佛在涅槃經也說:佛之本性,聲聞緣覺等未夢見在。

12.十住菩薩見遠處之鶴,還會看錯, 是鶴或水,經過一時的比較檢討之後,才說是鶴,但心中仍疑慮不決。

13.十住菩薩迄未能徹了佛性。

14.但他們由於如來之教導,知道自己本具佛性而歡喜說: 我從往昔以來在生死中流轉,不知佛性常住,是因被無我的錯誤見解所迷惑。

15.絕見聞,忘身心,避迷惑,離染淨,雖然如是,仍不知佛性為何物。

16.勿向空中求,亦勿向色中求,更何況向佛及祖師求。

17.諸人從往昔至今,幾經生死,身心幾度生滅,必然了解生死去來如夢如幻,但這也是妄想,故開口亂道,實何以堪。

18.還有生死去來可說?何謂真實人体,何謂夢幻妄想?真妄悉屬意解思慮,勿一錯再錯。

19.故曰:此事大須審細,才能徹了。

20.勿擬空擬色 (),以為真實。

21.縱然已明了,佛性如平坦之水,清凈純潔,如無染污之虛空,若復守住不放, 則不能與自已本來面目相見。

22.若將無始來之彼此反復生死,喚作夢幻妄想,則會笑煞天下人。

23.洞山拜雲巖為師,親證與一切事相(大地有情)同時說法(轉法輪), 仍未十分,故雲巖再三告誡 [此事大須審細]

24.過水偈即是洞祖的根本。

25.縱然悟得過現未一切,皆在說法,也非十分,因此才有雲巖之勸勉洞祖。

26.更有甚者,現今還有認為心即佛,身即佛的人。

27.不去實悟什麼是佛道,只看著春天花開,秋天葉落而大言不慚,說法住法位皆為實相,何其可笑。

28.如果佛法是這樣,釋尊何必出世,達摩何苦西來。從印度的釋尊到中國的祖師,有誰沒有大徹大悟?

29.若有人以佛經之文句, 了解其義, 以此義作論, 則不知已有多少佛祖出現於世。

30.拋捨依文論義,必要究竟窮極,自心達於自心,才能真正成佛作祖。

31.祖師之道,非大徹大悟不可,否則不配稱為祖師。

32.所以,不可停留於一絲不染的潔淨之處,不可以停留在明白如虛空一樣之地。

33.船子德誠說,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我在藥山,只研明此事。

34.一絲不染,透底澄澈,非真實境界。

35.莫停留於賓主雙亡處。

36.古今無盡時,無有迷悟可論。

37.如此精進研窮,則十方壁落,四面門開,處處赤灑灑,凈裸裸,顯現真實的自己。

38.善吉維摩談未到, 目連鷲子見如盲。

若人親欲會這意, 鹽味何時不的當。

20031220 洪师开示

因為擔心大家都在理論上聽法理,所以特別用《傳光錄·第八祖佛陀難提尊者》這一章,再次提醒各位。

請各位看中間一段:“性即真,心即證,此又何論?”

這一篇的重點是:佛法談得多好,自性怎麼樣,我從唯識裏頭,從中心裏頭把它歸納起來,我要這樣去瞭解如來藏怎麼樣,很多人都會講得頭頭是道佛法佛學的論點一大堆。翻開那些書,現在一大堆人還是在那裏用功。八祖把它歸納起來說:不要這樣子!他說,你們講的很多很妙的道理,我把它歸納起來。好,我們看看他怎麼歸納。

這位禪宗徹悟的大師第八祖的言說,我們不會象很多學者寫的文章一样,看起來很頭痛。

八祖就點出來如說光境雙亡,這個是說你們會講這些話。這些話是他(八祖)點出來的這些話哪一句錯?每一句都是講得很好,都講得對。你看!“光境雙亡”,光是什麼?心啊、心境雙亡、能所雙亡,講得好不好?好啊!“猶非真實之論”,哎呀!不要放屁了,一天到晚心境不二、光境雙亡,還用講嗎?

還有人“光境互立”,不是雙亡了,心跟境界是互相對立的,能所是互的。他說“光境互立,亦非真實之論”,注意這個哦!他點出來的是:這樣講是非常高明,但是,不是真實之論。是什麼?不是真知啊。為什麼不是真知?都在意識分別裏頭,講那麼高超的理論而已。我們都很欣賞他點出來的理論:光境雙亡一個,光境互立一個。

“說主說一說同”。“萬法歸一” ,說一;“哎,有主人翁”,說主;“一樣都是法性”,說同。

說一、說主、說同,講到了嗎?

“萬法歸一”就是說一說主是什麼?“主人翁,主人翁,我們的本來面目是主”,這是說主;說同,“一切都是從佛性海現的”,這個佛性海是同。“說主說一說同,又非義之論。”這個也是,講得很好啊,但是他說no。呵呵,你根本還不是,“又非義之論”

如此說來,文珠大士無言無說”好了,那我就閉嘴巴不講話無言無說。哎,這個也不是真實的宣說(此非真實之宣說”)。那麼,維摩大士不說話,“據座默然”,坐在那裏都不講。據座默然,也不對!

下面“十住菩薩猶是見佛性不明了”。各位注意哦,十住菩薩還是沒有見到佛性。

接下來一段,這是把會吹牛人代表作他提出來。

“絕見聞忘身心”把見聞都了,身心都忘了,不依身不依心不依也不依。“你看!打坐我的身心都忘了,我已經超越迷悟,離了染淨”,各位,高不高啊?吹得好不好?見聞都絕掉了,忘了身心的存在,都沒有了;到了這個境界,身心都忘掉沒有啦,身心跟念頭一點影子都沒有,見聞都毫不相干,迷跟悟已經超越了,染汙、乾淨、清淨都離了,真義猶未夢見在”。哎!講得這麼好,但還是沒有到啊!“忘了身心了,絕了見聞了,離染淨了”,哎,“真義猶未夢見在”,連做夢都沒有夢見到。

你看,這些講得是不是一流?要特別注意這個。只有會吹牛的那些人,在網路寫什麼自性啦這樣那樣。唉!為什麼不好好用功,一天到晚在那裏亂搞?我們都不知道,過去實證徹證的禪宗大師們,一直警告我們。你看,他們這樣講出來啊:光境雙亡、光境互立、說主說一說同、據座默然、絕見聞忘身心、超越迷悟離染淨,多漂亮!

還有“不可向空中求”,在空裏頭求不可在色中求”,色相裏頭,我們看得到摸得到裏頭求也不對身心的覺受就是色空求哦身體的各種變化,“哦靈啦光啦”,這是色中求空中求,“哦,想像諸法本空”,是空中求。——都不對

下面請各位眼睛睜大何況向佛向祖師求”。向空中求也不對,向色中求也不對,何況向釋迦牟尼佛等等,向佛向祖師求呢?他叫你不要這個樣子!

普通一般眾生聽了八祖這樣講,就會奇怪這是不是喝醉酒的樣子了?

不可以向佛向祖師求,為什麼?那個東西你本有的啊,向佛向祖師求什麼釋迦牟尼佛那裏有的話,他為什麼不早給我們啊!你自己本有自己不知道,他一直在講這個話。

“我求你把智慧給我”——這是神經病!求的那個是你的智慧,你沒有智慧你會求啊?一天到晚佛啊淨土啊。對不對?沒有接觸到佛法,你怎麼講佛啊淨土啊,你怎麼來的呀?耳朵怎麼聽聲音?先要有聲音,腦子動了,你才有佛土啊淨土這些概念出來。假如耳朵不靈,腦子不動呢?耳朵能聽聲音是誰給你的?佛祖給你的?你念來的?它怎麼能聽呢?那麼聲音響就是響,奇怪!人的樣子這樣子響,別的動物又那樣子響。為什麼不在這個上頭自己返照一下?

“諸人者自曠劫以來至今,經歷幾回生死,身心幾回起滅,而作此思惟曰”所以我們是“哎呀,生死來去就是夢幻妄想”你在講什麼?普通我們聽到這些,就會“哦,這個人高明”。“經歷幾回生死,我們生死生死過來了,所以說“哎呀,生死去來,好象是夢幻這個是夢幻妄想哎呀,不要理它啦,不要看得太重了”這個說得高不高明啊?很高明啊。但是,八祖說“此何言哉”,你在講什麼?很多學佛的是不是犯了這個毛病?聽多了看多了,就統統變成你的學問。“殊為可笑”

若言妄言實”,都不對。你講這個是虛妄,那麼虛妄的反面是有真實吧,“哦,這個是真實”。“終究非是”,不對,都不對!

能夠徹證到“明淨如平坦之水,虛明如虛空離染汙”徹證,大家注意哦徹證是什麼?功夫相當不錯了,坐中好象證到,“,一片平坦清澈的水”一樣虛明,哦,一片萬里無雲這個樣子,離開染汙“終未夢見在”,不算!各位要注意這個,八祖說這個不算,還不算。

我們有些人啊,什麼實修班實證班,呵,一點點什麼……蟑螂在臉上爬一下,就“哦,佛光來了”,真是……什麼實修實證班,什麼東西為什麼?就是缺少那麼一滴傳下來的,沒有接觸過,根本夢想都沒有夢想過。“不錯啊,我徹證到明淨如平坦之水,虛明如虛空離染汙啊,一片晴空萬里”——“終未夢見在”,哇!八祖那時候很嚴厲。

洞山禪師在雲嚴老師的地方,那個時候已經“當下會萬法為己”。“會萬法為己”是什麼?都是法身啊,這個境界都是自己的那個樣子。“會萬法為己”,懂嗎?知道、證到法性是一樣的那個,洞山已經證到了。“全身說法”,等於那個脫落是何物,掉的那個什麼……搬柴的時候木柴掉下來“砰”一聲,哎,全露法王身。這個就是全身說法,他是“哎”證到這個樣子。“此猶未在”,八祖說雲嚴老師還沒給洞山點頭啊。但是,洞山在雲嚴老師的地方修行,有沒有做到這樣?做到啊,會萬法為己,全身說法,已經做到這樣哦。你看!這麼高的修行境界,“猶未在”,八祖說No,還不行。所以雲嚴再三勸慰說:“此事大須審細”,你要好好的,不要隨便,不要以為那個人說你悟了,這個人說你悟了,那個人說還有一點點,在那裏一天到晚找悟。人家洞山做到“會萬法為己,全身說法”,這是什麼境界啊?不是那麼一點點的那個悟的樣子,不是那個樣子呢。雲嚴老師說,這個事情要“大須審細”哦!後來洞山過水……,大家知道,我們這裡跳過去。

“更解露拄燈籠、塵塵刹刹法法若然,三世一切說,此猶未見在。”大家知道八祖在這裏說法了?你可以說瞭解了露柱燈籠啊,外面的那個橋啊燈籠,塵塵刹刹所有色聲香味觸法,法法法住法位,三世一切說,沒有過去現在未來,發現時間的過去現在未來不存在的。哎!已經證到這樣,三世一切說,“此猶未見在”,還不行呢,還不點頭呢。“故有雲嚴之勸慰”,雲嚴就是勸洞山哎,還要用功。

下面,那會講法的人“說心是佛、身是佛”,心也是佛,身也是佛啊,這個是法性身啊……,你“實未聞如何是佛道你這樣講,八祖說還沒有聽過如何是佛道,佛道是什麼你都不知道。這裏是瑩山禪師在解說。

你看,“只見春花開秋葉落”,因為聽過法住法位嘛,“春天花開了,到了秋天葉子落了,哎,法住法位”,他把這個想作法住法位,這個叫作“貽笑大方”

現在我想請各位看的是瑩山把這個說法點出來,說得多高啊,不是普通人能夠講這個樣子的。所以你說是唯識中觀,我把什麼自性清淨啦這樣整理起來,笑死人了,貽笑大方。

假如佛法是這樣,那麼釋迦牟尼佛出世達摩西來嗎?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很簡單嘛,你就在那裏整理整理,整理成一篇自性清淨說。人家講的這麼多啊:三世一切說、露柱燈籠、塵塵刹刹法法若然、三世一切說,講得多好!心是佛、身是佛,那麼春花開秋葉落,這個是法住法位,還給瑩山罵為什麼?貽笑大方!

好,再過來下幾行。“祖師之道如非大徹大悟,則非為真實人”,問題就是這個大徹大悟,剛剛介紹的那個說法,說得那麼漂亮,那個大家都會說的啦;也是有的人能做到,修行境界有真的做到絕見聞、忘身心,但是要注意哦,大徹大悟還不是這麼樣子。所以他說,“不停留於純清絕點、虛空明白”,不停留在這裏。

那麼船子和尚藥山的學生他講,“直須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我講過好多次了,這裏就不再講了。

下面,“何況有古今之說、迷悟之論”,何況還有古今,還有現代所以,我看到說什麼現代禪的宗師死掉了,有人寫一篇悼念的文字,悼念現代禪之父。請大家看,不是洪文亮在這裏講那個什麼話,“何況有古今之說”,哪有古跟今之說呢?還要有一個現代禪?哎呦!拜托,不要這樣講啊——曹溪一滴,連影子都沒有碰到!絕對沒有這樣的現代禪,禪沒有分什麼現代古代,法都不能分古代現代,時間只是我們妄想的一個源頭,時間是我們的妄想產物,沒有證到這個還講是現代禪,那就不用再看他下面講的了。為什麼?還掉在現代、非現代。那麼有人會說,這是為了給現代人講。哎!為給現代人講的講法,跟為給古代人講的不一樣嗎?一樣!我告訴你,都是“點”那個事,沒有兩樣,一直都沒有兩樣。什麼兩樣?為什麼有兩樣?凡聖都不二,何況古今之說,迷悟之論。還有迷還有悟啊?你說我現在還迷,那是你講的,佛看你一點都不迷啊,也一點都也沒有悟。所以,佛看眾生都是佛是這樣子,那麼眾生看佛呢,“哦,我們偉大的佛啊”,那個“偉大的佛”變成眾生去了。沒有古今就是沒有時間,時間是我們的妄念。當你稍微稍微碰觸到,稍微稍微這樣這樣……不是用想象出來,碰觸到——時間是不存在的。哎!有一點影子了,有一點影子了。時間不存在,不存在的這樣在。迷悟之論都沒有。

“恁麼參徹”,這麼真正用功的時候,“十方無壁落、四面無門,處處脫白露凈”,這是道理他用這樣講了。“由是大須審細”,不要隨便說“啊,我悟了。啊,一個人印可我悟了”。哎呦!當你悟的時候,你跟釋迦牟尼佛沒有兩樣。

進一步說明“善吉維摩談未到,目連鴛子見如盲”。 善吉,是須菩提;鴛子,是舍利弗。須菩提、維摩,他們都沒有談到,根本沒有辦法談到。目犍連神通那麼高的,舍利弗智慧那麼高的,“見如盲”,好象瞎子一樣。

“若人親欲會這意”,大家想要嗎?大徹大悟嗎?“鹽味何時不的當”,煮湯的時候放鹽,什麼時候不的當啊!我問各位,什麼時候沒有不的當?恰到好處什麼時候沒有恰到好處?多了太鹹,少了不夠鹹哦。

因為擔心大家在理論上聽了很多很多,所以那些會講的代表也會把佛法講得頭頭是道瑩山大師這樣提出來,多好啊。他說這個統統還未夢見在,還不是修行打坐境界高不高?高得很啊徹證明淨如平坦之水,虛明如虛空離染汙,哇,一片清淨了。——未夢見在。為什麼這樣?請大家想想。

聽到這裏,如果你現在還歪著頭想的話,哎呦,都白聽幾堂課了。就是要盤腿,身口意擺佛的樣子!這個上頭哪有什麼迷悟啊?這個上頭有迷有悟啊?耳朵有迷悟啊?眼睛有迷悟啊?我們這個身體這樣出來有迷悟嗎?有了迷才這樣出來,悟了就不是這樣出來?悟也這樣出來,迷也這樣出來啊!哎!就是這個樣子。

我時常看以前大禪師們,不止一位祖師爺講能夠接觸,還可以接受,並且來聽佛代代相傳的正法,他說一定是來聽能夠接受的各位,過去世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善業,才有今天這個果報。因為這個正法的確是非常難聞的,一般的人都不會喜歡,不會接受。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會來聽的話,那是過去世種了很多的善業果。所以,每天日常生活的小細節很要緊,所有真正的佛法就在一步一步、點頭開口、照顧體諒人家這個上頭。但是,光是在這個上頭,我根沒有拿掉,那又白費了。以為這樣是做好事,你那個我根在動,善業也是業,還是多餘。這個根本要弄清楚,佛不是要求你這樣。



阅读:3642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坐禪箴——遞代相傳的坐禪真意
下一篇:开佛知见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限会员登陆后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