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佛陀要我们知道什么(二)

[日期:2010/9/25] 来源:  作者:洪文亮老师开示 [字体: ]

佛陀要我们知道什么(二)

 

新加坡2005514开示录

洪文亮老师 开示

 

    

 

我们还是继续昨天讲的。昨天我是介绍什么?介绍说这个“Buddha,”释迦牟尼佛他到底要我们会什么,到底我们(从他那里)能够知道什么。这个重要啊!如果不知道的话,(假如)他要我们往东走(我们却不知道哪个是东方)。因为两千多年来了,一个传一个,传那么久了,很多人在讲他的法,那么时间一离开那么久,难免呢“会失掉这个中心的要旨,”真正的meaning(含义),true meaning(真意),deviated from what Buddha want us to know(偏离了佛要我们知道什么), you get it(懂这个意思吗)?So,我们昨天讲的topic, subject就是“释迦牟尼佛真正要我们知道什么。

 

因为我们知道他要我们做什么,往东走,我们就是继续往东走就没有错啦。假如我们把他misunderstanding(误解),我们以为是他要我们go to east(向东走),结果我们go to west(向西走)。那就不是越走越远,越走越跟他的destination(目的地),quite different from his destination(大大偏离目的地),right(对不对)?所以,我们最重要学佛就是,不管你怎么样,我们学的是不是他要我们照这个方向走的路,路子走得对不对,这个最重要。路子一下子走不对的话,那你用功多少年,非常用功,非常热忱的用功都没有用啊,对不对?Waste of this(浪费掉了)。

 

所以,我请问各位,你们对佛法,或者是佛教的教义也好,感觉这个interested(有兴趣)。不感兴趣的话,就不会学这个啦。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要想长寿,要想生活过得好,甚至要想我们离开世间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要离开嘛,那个时候我们很平安的,很有把握的,不慌张,也不怕什么,轻轻松松安心地走,每一个人的这个希望不一样啊。所以,各位如果想自己能够有所了解佛的法的话,最重要的是你所了解的是不是了解的对!假如了解错了,就冤枉了嘛。Is that right(对不对)?

 

你以为(自己)是往东走,结果是你拼命往西走。谁知道呢?自己当然不知道呀,自己是学生嘛。那么谁能告诉你呢,应该一个很好的teacher,很好的teacher包括这个出家的monk(和尚),或者在家的真正知道方向的人。我们中国话叫什么,过来人,have experienced, really experienced。这个在这个佛教里头,我们叫明师,真正的好的老师。因为我们是学生,的确不知道佛要我们知道什么,一定要depend on teacher(依赖老师)。

 

但是你不能选呀,为什么不能选,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位老师是真的好的老师。如果你知道是东的方向,你就不用老师指点嘛,你就可以,可以向东走。但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方向啊,(不知道)怎么走才是符合佛要我们走的路子。不知道,所以要学呀。所以学的时候当然要选,那么选呢,你知道选吗?假定你不知道direction(方向)。好像我到了这个新加坡贵地,我要找一个地方,告诉我邮局,但是我自己不知道啊,是往东走往西走我不知道呀,我要找一位能够告诉我的。但是我要找的时候我不知道哪一位是真正的新加坡人,也许找到一个刚来的,从北京刚来的,找到他问他,等于是问道于盲嘛,跟盲人,跟blinder问路怎么走,ok

 

所以,当学生不知道佛真的要我们知道(什么),(要)告诉我们什么的时候,当我们是学生嘛,要找老师,这是一个难题,这是一个problem。我们认为是对了,这位老师这个师父是对了,哎呀,很有名,不一定。那你如果说这一位不是出家的,也不像有道德的样子,没什么,他也会喝酒也会唱歌,哎呀,这个人可能不知道。哎,结果呢,这个人知道正确的方向。因为我们以外形,我们的判断是根据你自己的判断,价值的判断,有没有道,他修的是对不对,凭我们自己的这个experience(经验),your own education(你的教育)等等, 所以我们的information itself is not so complete(信息不全面)。 Soits very hard to find a good teacherthe best teacher to show you the right way to the Buddhism(这就很难找到一个最好的老师来为你指出通往成佛之路的正确方向)。对不对?这样的话你怎么办。

 

所以,我时常笑笑说,我自己的经验,从三十几岁快到四十岁,才正式说有一点想要知道佛到底是教我们什么。问题是要找谁啊,名师很多呀,大师很多呀,我们到处在台湾的法师,有星云法师,证严法师,惟觉法师,很多,还有密宗喇嘛都来,还有那个library(图书馆),有a lot of books there(那里有很多书), 你可以读啊,那个修多罗(经)很多啊,很多这个说明过去历史很有名的这个师父写的,很多的论,debate(论)。不晓得要找哪一本,那么多,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读三辈子四辈子,都往那个佛经的那个大藏经里面转,你都转不出来的。何况说我们还有事业,还有工作呢,那你怎么办?

 

选书是一个问题,选老师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学人自己本身就是不知道佛法是什么,因为不知道所以要去找,不知道正确的,却又要找一个最正确的,这个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大家不觉得吗?每一位道友的经验一定是,有人介绍啦。啊,这位是大师。或者是在电视上,在很多的这个书本上,看到读到,哎,讲的很有趣呢,哎,我就来找他,或者是我来相信他。或者是因为某些事情,请一位这个老师来,他呢,有很多的修法,各宗各派都有很多修法嘛。

 

比如说,我有一位这个学生,在台湾的。他非常孝顺,他妈妈生病,非常emergent(紧急),非常非常critical(危急),刚好有一个人介绍说“有一位西藏来的喇嘛,他能够修很多殊圣的法,很灵。”他那个时候因为是很多医院都拒绝收啦,refused(拒收),所以他只好呢,请他来,因为他非常的孝顺嘛。结果修修修,修很多啦,七星法啦,各宗各派都有修法的。一修的话,妈妈真的好起来了,不用到医院,医院都reject,不收她的,结果呢,她好起来了。从此之后呢,他就皈依,皈依这位喇嘛,就是变成很虔诚的这个,他是红教吧,红教的这个教徒。

 

你跟他讲,他本来是修这个显教的啦,净土宗的啦,但是念了半天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了很多经典,妈妈不好起来。这么一修的话,马上见效了,你说再用道理跟他讲,讲些很多的这个佛的理,他会动不会动?因为他是非常孝顺,对他妈妈非常非常孝顺,我没有看过那么孝顺的一个孩子。所以,既然这个修了这个法之后,妈妈好起来了,他会改变吗?不会的,到现在还不改。但是我呢,很高兴他不改,因为一个人孝顺心非常重要,你谈了很多我懂的佛理啦,什么正道啦,什么八正道啦,三十七道品,讲得天花乱坠,做个朋友都不大好,很多人都嫌弃他,很自私,心量太小,对爸爸妈妈也不是怎么孝顺。那你说你会打坐三天四夜都不起坐,你会修得很好的一个时轮金刚,或者说是金刚亥母,有什么用吗?孝顺都做不到,做朋友都不够好,你这种人如果说成佛,就变成怪佛啦。

 

所以,他因为这个样子,还是一直(修那个法),虽然知道,他也听过我的课,他也明知道这个好像讲的在见解上,比较说得过去,Its easy to understand what I am talking(比较容易理解我讲的东西)。但是实际上呢,他修了那个法门之后,妈妈一下子好起来,所以,他不敢放。他怕不再修的话妈妈又病起来了就不好。所以我当然说你继续修这个,等到妈妈一百岁或怎么样,你再没有世间的挂碍,妈妈也是世间的眷属之爱嘛,对不对?爸爸妈妈,孩子先生太太等等,都是世间的眷属之爱,佛教里是这样讲。所以还有这个眷属之爱的挂碍,没有关系,作为人子应该这个样子。所以,如果一百年之后,你有机会,再重回看看释迦牟尼佛真的要我们知道什么,那个时候如果你能信那最好。我的意见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们就谈到了,为什么一个世间的眷属之爱,就可以让你对释迦牟尼佛讲的佛法真正的核心隔开,为什么不能接受?哎,就是因为眷属之爱挂到。这个并不是不对,但是我们作为世间人呢,有这种burden(负担)of human bondage(人世束缚)。Somebody讲得of some human bondage there。所以,无可厚非。从此你也可发现,我们世间有很多的a lot of bondage there(很多的人世束缚),处处都是很多的一个restriction(限制)。那自己不觉得是痛苦,但是有的时候呢,反过来想想,很多世间上的名利,都很没有办法让我们睁开眼睛看到佛讲的真的道理,这是一个困难。

 

因为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不谈世间的很多挂碍,如何在短的时间,把我所了解的,把我摸索了四十多年的,现在七十多,那么以这个学科学的,作为一个外科医生,那么,经过这几十年来的研讨,把直接的话,想利用这个短短的时间,向各位报告,给各位作参考。因为我头一次碰到这个佛法,也是因为(想知道)他到底要我们什么,修了这个我们死的时候可以往生西方吗?那不修的人不能去?那这个太不公平了吧,只是因为你不知道,没有认识佛法,没有修,所以你不能去,那只修的人能去,这个太private(私有)了吧。所以我觉得就有怀疑了,应该不是这样。那么我从哪里下手,当然是刚开始不知道呀,自己也糊里糊涂,找师啊,找书啊,找经典啊,这本书看看有点不满意,又再翻别的,别的看看,刚开始非常兴奋,好像找到了,过一会呢,又觉得不大对,从reasoning(推理),从我们的theoretical thinking(理论思维),就觉得有一点不妥。经过这样子过来之后呢,最后,总结出大概东方不是西方吧,南方不是北方吧,那么知道了这个。有一个固定的东西让你知道,这个东西已经不是佛法了!你认为这个就是佛法,你认为的东西,那靠不住,这个是佛法的特点。

 

当你觉得这个是对,这个是用头脑决定的,千万不要上头脑的当。你说“这么讲非常有道理,这个才是佛法,那么讲没道理,那个不是佛法。”这个是以头脑来决定哪个才是佛法!还有一个方面是情绪的,感动了,唉哟,耳朵里面有阿弥陀佛的声音出来啦,南无观世音菩萨啦,嗡玛尼呗咪哞就跑出来了,认为这样才是佛法。靠情绪证实的不对,太理智的也不对,这是佛法的妙,佛法的妙就妙在这里。你不能凭你的感情,凭你的情绪,凭你的这个自己的身心上发生的变化说“哎唷,修了佛法之后,我变成强壮起来了,健康起来了,不怕冷了,也不用吃那么多的饭了,”或者是我本来很容易生气,现在不需要那么生气啦,可以一下子忍过去啦。本来很贪心,现在学了佛之后呢,贪心就少了,贪嗔痴慢疑慢慢变少了,噢,以为这个是对了。我说这个是很有效,但是不一定永远有效,不相信过了两年三年碰到大灾难统统又掉光了,所以这个也靠不住。就是说“这个理智来的,情绪来的,宗教的情绪,迷信类的,好像迷信似的一种,你的emotional都不对。”

 

  

那么什么才是对呀?很难,真的很难,不能用头脑想,又不能用推论,又不能说哎呀,我就信他就好了,阿弥陀佛一声就好了,或者嗡玛尼呗咪哞就好了,或者是灌顶就好了,也不对,那怎么办?所以很辛苦,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哪一位是明师啊。你认为,你是我的明师,至少你自己,有佛的世界,佛的世界你接触到了,你才知道这位是真正的好老师。如果你还没有接触到,how do you know he is the right teacher(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位明师呢)?没有判断的基准嘛。你的判断的基准完全是个人的,你一个个人的喜好嘛。喜欢我就认为他对,不合我的口味就(认为)他不对啊,这样靠得住吗?佛讲每个人的口味individuality, 都是不一样的,different taste。那你怎么能说,我喜欢咸的,就是看到一个咸咸的就对了;哎,我是喜欢甜的,尝到这个老朱的身体,我尝一尝,哦,甜的,这位老师对了,也不能这样讲。所以,这个是一个point,大家先明白这个。

 

那我那个时候下手在哪里呢?释迦牟尼佛是怎么样才说他想要把佛教,他得到的这个法传给人,什么时候才开始这样。那就看看他自己的历史啊,先不要看经论讲什么,法师传什么法,修法仪轨怎么灵不灵那个先不看。因为我们相信佛法,相信佛嘛,那么最重要是,他老人家不是佛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想求法,求佛法,他什么时候才觉得他对了。这个很重要呀,他自己没有觉得对,那他就跑出来乱讲的话,那这个佛就靠不住嘛。两千多年了,我们一直都崇拜他,很多的高僧,修行者,都是尊敬佛,相信佛,所以不是那么随便说是自己对了,现代的很多的宗教都是讲自己对了呀,嗡一下,哞一下,新兴的宗教,就是新佛教啦,新佛宗啦,一大堆来。释迦牟尼佛是这样的吗?不是的!

 

那大家知道他怎么出家?他本来是皇太子,有地位,皇宫里后宫佳丽三千人呢,要什么有什么,身体又强壮,家庭教师那么多,武的文的,文武都是专才,厉害得很,又聪明又漂亮又帅,体格强壮。那他为什么突然要想逃离皇宫,就是因为看到很多人苦恼,很多人痛苦,不管你今天做大官,很有钱,很漂亮,哎,会老啊,会病啊,会死掉啊。一下有钱,过两年变成乞丐了。一下是很健康,两年之后心肌哽塞,送到医院里吸氧气了。所以他看了这个人间无常啊,你不能说是我怎么样好就永远这样好,他觉得每一个人都逃不掉这个无常的人生。碰到无常,当然是痛苦啦,什么事最痛苦,无常,会变掉。你不要以为乞丐变成富有,就变掉是很好,我告诉你,变富有了之后,后面等着又变了,又变什么?又变成穷光蛋了,而且一天比一天老。

 

所以,他觉得人生,将来成为这个皇帝也是一样,很多的痛苦在等着我们。他就为了这个,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生下来就是一定要苦吗?一辈子就这样过去,然后,最后还是一命呜呼,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那个时候也没有人讲净土啦,西方啦,因为佛还没有出世啊,他还在皇太子的时候嘛。他是慈悲心,就是慈悲心发了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如何才能做到没有痛苦没有烦恼,能做到吗?他就拼命去外面找。他就逃出皇宫去,他的爸爸当然很着急找他啦。但是他呢,六年都在外面,拜访名师。印度那个时候也是有高手很多啊,有变灵异的,有修法把穷人变成富有的,或者是生病可以治好的,很多法门,放光啊,等等都有。他就外面去学。

 

学了六年,六年学来学去,最高的哲学大师,阿罗逻迦罗摩,这些,可以教你打坐,一打坐入定。九次第定,九次第那个大定,最高最高的灭受想定。受阴想阴就是思想都不动,受,受阴,受想,受阴就是触觉,痛觉,或者是乐感这个触,feelingtouching sensation都不会干扰你。他不会觉得痛,你入定了之后,人家用刀割呢也不痛,流血流到死他也不会痛苦,这个是因为他可以打坐入定。大家都打坐嘛,很多人教你们打坐啊,要止观,要怎么样慢慢定定,定到这个万里无云啊,都是一片晴朗,对不对?最高最高能够做到什么,释迦牟尼佛做到的,因为那个时候可以教他这样打坐,做到让你刀割,火烧,你都不会烫,也不会痛,死就是死,死也不会痛苦,就是灭这个受阴。

 

想阴呢?色受想行识的受阴跟那个想阴。想阴是什么?你坐在那里总有很多念头来来去去嘛,打坐打的很好的人,也很难那把这个想阴(灭掉)。想是他自己跑上来的啊,你知道什么念头上来是你知道,但是那个念头不是你请来的,对不对?他跑去是自己跑掉,哎,也不是你把它赶走,新的(念头)又来了。我们打坐打得非常好的人,也是念头都在动,来来去去,你就是不干涉他,不理他,他也是来来去去,对不对?他认为这个不对,那个时候那个教打坐的老师说是:你打坐的时候还有念头上来没什么好。更高的坐是“一打坐,你有本事,用什么呼吸法,数息法,随息法,或者是观想啊,不净观,什么白骨观啊,或者缘觉,佛观,你给我做到念头都不来不去,”念头不来你给我做做看。这个我们叫做无想定,没有念头来来去去,这个叫做灭受想定,可以做到吗?释迦牟尼佛老早就做到了。

 

这个六年的在外面,我们平常很多人在一个道场,教那个打坐的,什么定也好,摩诃止观也好,大乘定也好,很多人以为,我定到最后,止到最后,观,智慧出来了,止观双运,两个东西都动,想阴来了慢慢扫慢慢扫慢慢扫,想阴都不来搅你了,念头不来,就没有把念头除掉的问题对不对?一片晴朗。受阴厉害了,你用刀割你不痛,烧,用火烧也不烫。现代有没有人办到?现代的人,我请问各位,现代的人有没有人可以做到这样。你去找,哪一个教打坐的教定的,有这个本事?那个受阴想阴都灭掉了,有没有这样的老师?我都没有,没有办法做到,打坐像是煞有介事的好象非常厉害,佛一样坐在那里。你稍微用那个,不要用刀啦,用指甲捏一把,他就跳起来,不要那么大,痛得很,何况是用刀割呢?可以吗?所以,我们还是少吹牛比较好,打坐定,定到受阴想阴都停掉了,多高啊,释迦牟尼佛本身,他还没有成佛以前,认为这个还是不是。

 

各位想想看,我们看到这里,很多人劝我们,转河车啦,三脉气啦,怎么转怎么动,最多能做到灭受想,受阴想阴都没有,你都做不到,还教什么定呀。知道意思吗?释迦牟尼佛这个定他不要,所以它能成佛。如果他要了的话,今天还是一个外道的,表演这个灵异,化光分身的这些,都在身心上的变化骗人家。我今天讲直接的话!

 

这个是的确,我们要想的,我们要一个比较那个,一个scientific(科学的),一个非常清楚的想。这么高的定境做到了,释迦牟尼佛为什么认为这个还是不对,不能解决人生的问题,什么道理?因为灭受想定,你做到了,打坐了,坐得很好啊,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随息法很棒,参公案很棒,数息法,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或者是那个督脉上任脉上搞,很多的法门呀都没有关系,或者是火大观,水大观,地大观,风大观,都可以做。但是释迦牟尼佛为什么他做到那么高的定境,还说这个This is not what I want(这个不是我想要得)。Why(为什么)?How come(为什么)?因为这个东西,你打坐入定了,这一堂假定我用很多的方法教你,你做到了,根据我的方法,你可以做到这个受阴想阴都不动,你要不要出定?出定就是又回来跟平常人一样的生活,要不要出定?那进去出来进去出来干什么呢。你买票到游乐园去玩玩,你永远住在那里吗?你不回家吃饭洗澡睡觉吗?那你那么高兴,买票进去,游乐园很好玩啊,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什么大轮转啊什么东西,好玩对不对?噢,我有灵异,我有通了的样子,能够有宿命通,神足通有了,到游乐园区去玩一样很痛快啊,但是你要永远在那里不让你出来,你肯嘛,你吓坏了,赶快那个票子丢了,回家安稳的过平常的日子。懂得这个意思吗?

 

很多人因为定而有很多灵异的,等于说是你进了游乐园去玩的很痛快,你想不想回家?你能够永远一直在那个定中吗?你不要出定吗?你不要回来家里洗澡换衣服躺在床上吗?所以你不要以为那个,花花世界灵异的,你做不到人家做得到的,羡慕他,你会疯死,有一天你就会给这个搞死。所以释迦牟尼佛不要,何况是现在教那个定的人还做不到哎!这个,这一点我们要检讨,好好想想,释迦牟尼佛为什么不要这个,丢掉这个定( 灭受想定),他求得定是什么定,佛的大定。佛的大定是什么?

 

现在讲那个正题啦。不是我们在身心上,做一些这个操作修炼,能够表现得和别人不同的殊胜的那个样子,化光啦,或者出火放水都是,释迦牟尼佛他不是,他不要这个。他要做的是什么?佛的大定,大定,大定是什么?没有出入。不是进到定然后又从定跑出来,这个有出入,他的定没有出入。那没有出入,我们那个不学定的人不是没有出入嘛,根本我们没有学定哪里有出入。就这样没有出入,哎,问题就在这里。没有出入的定,你为什么这个叫佛的大定?释迦牟尼佛说,我跟你讲,你们原来把这个,现在我们不是认为这个身体是我吗?这个body,我们现在这个身体,还有一个我们说能够思想的,能够讲话的,能够知道你喜欢我不喜欢我的,精神的作用,我们讲灵的作用,精神和肉体的作用,body and mind(身体和精神),我们以为是我们的unit(单位),这个combined body and mind(联合起来的身体和精神),这个存在,this existence(这个存在)以为是我。释迦牟尼佛笑笑说:你在这个上头啊,搞来搞去,想他要入定不要出定,能够做到两个月三个月不出定不吃饭,在土中埋着,挖起来还活到,你在这个上头用功的话,永远没有办法解脱你的烦恼痛苦,这个不是佛的大定。

 

佛的大定是什么?告诉你说,每一位朋友,现在坐在那里,听我过去的种种的这个经验,我学到的一些关于佛的这个要旨,这个本身你以为你坐在那里听吗?不是你在听。是谁在听啊?另外一个你吗?你又想另外一个你,用头脑想了。你认为我这个,我现在坐在这里,我的耳朵,我的头脑,我的心脏动,我的呼吸,所以我活到,所以我能知道了解你在说什么,并且我知道这个华语,所以我会了解,你这个声音,本来是声音,声音会转成我的思想,我能够了解。这个东西好象我在做这些事,I am hearing(我在听),I am listening(我在听),I am looking at you(我在看着你)。就是有一个II在那里。不知不觉就有那个I,我我我,释迦牟尼佛学了那么多法,最后发现,这个I,我们认为,深深以为这个是I,这个problem就在这里。问题就在这里而已,他没有其他的问题,我们每一位没有其他的问题。你把这个东西当作我在做啊,我在修佛啊,我将来能够到西方净土去啊,或者将来我能化光走啊,都是那个我要的,那个我的wish(愿望),懂吗?但是你没有检讨,没有discuss(讨论),think it over and over again(没有仔细想想), think of what(想什么)?what am I(我是什么)?

 

不是你看你说的就是I呢。有一个I你才能看吗?有一个‘你’你才能看吗?有一个‘你’你才能修佛法吗?有一个‘你’你才能看到佛法,我要恭敬你。不是有一个,有一个你才能做到啊,这个很难啊,一下子讲到这里。其实呢,释迦牟尼佛,我们看他的成佛的样子,他经过六年,跑来跑去都找不到一个很好的老师,最后他决定那我自己来啦,这些老师教我那么多灵异的好的方法,可以变水变火,但是我觉得这个还不是。所以他在菩提树下坐下来嘛,那有一天早上抬头一看,那个星光啊,天边一颗星就是他的老师啦,星光就是他的老师,奇怪,一闪,射到他的眼睛里来,那么一下成佛。不是释迦牟尼佛变成一个不生不死,不增不灭,长寿的,在涅磐境界的那个非常伟大的,真善美俱全的一位存在,不是的。成佛的意思就是他自己知道,哎唷,我抓错了我自己啊,真的我自己不是这个,这个叫成佛。

 

所以大家不要以为,释迦牟尼佛在那个时候看到明星,以为那个星光里面还有很多祖师爷,比佛还先成佛的,灌到眼睛一道光进来,当作是一种灌顶,这样以为就错了!佛法根本不是这样子。他说:“哎唷。”他讲了什么话?他说奇怪呢…。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呀,他在已经灭受想定都做到了,他的打坐不像我们能够做到三个小时就腿痛了,酸了麻了,然后呼吸法数息法再来,观想水大观出来了,哎水大观掉了再来火大观。他不是这样啊,灭受想定,不痛不痒,火烧他也不会烫,刀割了他一点也不痛,是这样的呢,一个念头都不来,能够做到这样呢。那么高的定,好了,我们能够有几个人做得到,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How many people can do that(有多少人可以做到那样)? Meditation(定)?What is mediation(什么是定)?你自己认为这样比较安静下来,比较清楚,不会有情绪的动,这个叫做定--那是你想的。因为你是人,所以希望这样好象比较高,比较殊胜,比较(???),比较(???),比较stable,比较怎么样。那如果你是一只青蛙,你还要这个定吗?青蛙不希罕这个定哎。如果是一只鸟会吗?一只狗,他才不要呢,他宁啃一块肉,青蛙要吃一只蚊子,那个比你们人喜欢的定还喜欢呢。我们要知道,我们认为这个殊圣,是人的世界看。因为我们是人,所以对这个喜欢啊,如果你不是人还会要吗?像我们看那个青草,我们看起来青草怎么可以当饭吃,牛羊来了会把青草当成我们的白饭吃。所以,我们讲,佛教、宗教,神、佛,你不要忘了,这是我们人的思想、人的想法在那里。

 

所以,释迦牟尼佛是头一位,发现这个真理,发现这个事实。哎呀,奇怪,我们认为一直以为是我的这个‘我’呢,是自己想出来的‘我’啦。那么你吃饭,呼吸,心脏动,血液在流,你能够思想,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我在动,那个是什么?自然宇宙的这个法界的,我们这个用文字讲就很难听啦,什么法界法性又来了。其实那个动的那个东西,背后有什么,看不见摸不到。让你能够心脏动,血液流动,思想来,又过去,过去它也不留痕迹噢,来它也不晓得从哪里来思想。这个思想在哪里制造,不是脑部制造啊,如果是脑部制造的话,不要血液去嘛,一定要血液,一定要心脏输送到那个(大脑),那么血液去,光是血液可以吗?还要氧呢,那缺氧的地方,你就慢慢会昏沉过去,想的力量就没有,消失掉了。

 

所以你能够想,why you can think(为什么你能够想), thinking itself(思想本身)哪里来的,找不到啊,你为什么能思想,思想不是you produce it(你制造他),you produce it(你制造了他吗)?where is the factroy(工厂在哪里)?在哪里制造,脑里制造?脑里谁制造。你有一个念头来,How do you know you make it(你知道你怎么制造的)?Can you make your thought(你能制造思想吗)?你来了之后你才知道,啊有什么念头,那个念头来以前,你能知道吗?你不知道啊。来了这个念头,A这个念头,哦,馒头,那个馒头的念头一来,你的头脑可以去discriminate(识别),can differentiate(辨析),can tell(分别)。哦,馒头,馒头的念头不来,你分别什么,你要认识什么东西,recognize(辨认),what you recognize(你认识什么)? There are something before you recognize(在你认识前会有先一些东西在),something before you can differentiateyou can tell(在你识别前已经有些东西在)。You know that?一定有东西上来,这个东西,这个念头,我刚刚讲的是馒头,这个馒头从哪里,这个是馒头的一个念头从哪里来?你知道这个馒头的念头来以前你知道有什么念头要来吗?你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念头来啊。来了之后才知道,我想到这个,想到生想到死,想到佛法,现在谈佛法也许想到昨天的那个大菜好吃。你不希望他上来,他也上来,你也没有办法,忽然一个“昨天那个菜”的念头上来,你说不行,现在在听法,不要想他,他来了之后你才讲东讲西,喜欢这个不喜欢这个,这个可以那个不可以,来了你不能防他。那你说这个念头好,我喜欢,你停得住吗?You can keep it?你根本没有办法keep it。他要走掉就走掉,新的那个念头又来了,你不得不又去认识他,不认识它有没有念头,很多念头不经过我们认识就消失掉了。我们做医生的知道,脑波啊,脑波有很多的那个waveEEG,脑波啊,脑里头细胞的位的变化,里头有一部分我们catch,我们抓到的上我们的意识,大部分大部分都没有上我们的知道的这个screen,就流过去了,流过去了,你怎么知道啊,你以为我知道就是你的全部,错了。如果那些全部要上的话,每一个血球流到这里,流到这里,我们的那个一个cubic media,那里头红血球有多少?500万个红血球在滚滚滚滚在跑啊,他撞到那个血管墙壁你怎么不知道啊,血液输送到哪里输送到哪里,你怎么不知道?心脏这个动,肺我们在呼吸啊,打坐呼吸随吸法,空气冲到哪里,多少空气跑到你的肺的哪个部分,肺感觉呼吸到哪个细胞吗?你定很好,你tell me,你吸多少,空气在哪里交换,空气的那个氧和二氧化碳交换对不对?吸了那个oxygen(氧),你要把那个carbon dioxide(二氧化碳)拿来,把新的O2(氧气)给它交换,在那个肺的那个realveolus(肺泡),你知道吗?每一个人不知道,不知道啊,不知道那你怎么交换的,不晓得哎,是你交换的吗?不知道。那是谁在活的啊?我活得,那个‘我’是一个代号,不是你有本事活哎,它自然在那里动,你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应该有接触嘛,交换有接触,contact,应该叫做触感,我们上我们的意识吗?没有啊,但是有没有在脑的那个波里面,有啊。粗的还上我们的意识,细的还上不了。

 

你看,这实际的情况是这样,所以我们认为,我多么宁静,多么清楚,那是你上你意识的screenconsciousness screen(意识屏幕),you know that(知道吗)?或者说monitor(监视器),consciousness monitor(意识监视器),那个上头显的部分,你才知道,“哦我知道我这样我清静得很。”哎呀,不上意识的一大堆,那个清净不清净啊,那个不算清净不算不清净。清净不清净是根据你自己喜欢的那个样子,现在头脑不会乱,思想很宁静,那是你根据,according to whatyour habbit(习性)讲得啦,ok?先要认识这个东西。

 

所以,释迦牟尼佛说:“哦。”那么一道星光就让他一下子清楚这个事情,一下子让他好象显在一个荧幕上一样。不是经过你的思想,有一个荧幕monitor,有一个影像投射去,显出来是不是慢慢一条一条画出来的?那是whole of scopic(一下子全屏幕显)。等于一个影像照在一个荧幕上,是不是一点一点一点一点显出来,他整个砰一下子显,一下子整个就显。思想是一个一个来噢。画一个圈子,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在黑板上或者白板上,一点一点一点一点这样,每一个点每一个点你都要点对不对,点到连接起来一个圆圈,那么你的眼睛看说,啊,一个圆,那是你把一点一点一点的变化,你把他们在脑子里连起来叫做圈圈噢,其实每一个点的变化change thereevery point just changes,你把他connect(连起来),然后说是这个是circle(圆圈),这个是圆的,圈的。你用头脑加进去你才说是圆的,圆的那个像,picture iteself,每一点每一点只是那一点的变化,对不对?那一点的变化映到我们的retina(视网膜),那个把他连起来,这个是要靠你的头脑,brain workyou see?所以,你说圆圈的时候,已经把变成你的思想,你的想里头的一个东西而已,根本没有一个圆圈这个东西,这是用圆圈代表。

 

如果,你能够有智慧,一样的道理,推广到我的身上,我每一点每一点每一点,轮廓啦,鼻子眼睛啦,衣服啦,每一点每一点在你的网膜,网膜上是相对的一点一点变化而以,把这个连接成为一个人像,是洪医师,要靠你的brain work。你没有推想,没有我这个,人相都没有,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所以我看到你。在禅宗祖师听起来看到你,方便讲我看到你可以。但是你呢,彻底的,我现在是用道理讲,这个东西不是在道理上拨弄啊,没有用啊。

 

实际上那个,实际的,每一点每一点触到网膜的实际的感受,那个实际的实在的一个样子,实相无相是这个意思,显这个相,其实这个相,你把他连成人的相,连成朱老的相,连成罗医师,那个杨老大的相,是不是我要靠我的brain work?脑的智慧把他连起来才是有你的相,有你的样子呢。其实你是无相,把这个佛法叫做实相无相,是这个意思。根本没有一个圆圈的相嘛,对不对?每一个点点点的变化而以,你怎么把它叫做圆呢?所以叫做实相无相。但是有相吗?有啊。每一个点上有corresponding。那边有一个点,经过光线,跑到我的眼睛里面来,反映在我的网膜上是一点,外面跟我是一体的东西,所以马上有这个变化在这里发生,外面跟我是一个东西,好像分开来了,其实是一个,一个,一个东西在动,所以释迦牟尼佛就发现这个,才叫做,哎呀,我与大地有情同时成道,讲这个话讲出来。他不是想出来的,就是这么看这么听,这个中间,我们的看,我们的听,实在统统都是,我们借用佛法,法界的动,我们都以为是我在看,我在听,就在这个地方上,所以我要生,我怕死,我的生死,对生死有恐惧因为有我嘛,这个生死是我的生死,你所以才有一点挂碍,如果我的生死这个我的妄想,这个错误的想法,你自己真正彻底的知道这个是错的想法,有什么谁的生死。

 

所以,他那个成佛,就是等于,那个一道星光射到他的眼睛里头来的时候,他才讲了一句,奇怪呢,众生,就是很多啊,很多朋友,畜牲道的猫啊狗啊,阿修罗的那个鬼神,神啊,天界的神啊,或者地狱界里头的众生,统统都是,包括天界天神,你不要以为他们高高在上噢,都是一样,众生本来具有如来智慧德相。昨天我介绍的这个,本来都是如来啊,如来是谁啊,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如来在哎,你不要以为如来,讲到如来就有一尊如来很棒很棒很伟大的,啊,跟他的智慧德相都一样,又把如来呢在头脑里头想象有一尊如来,我们的智慧,我们的wisdom,我们的function,我们的appearance,跟他显得都完全一样,他能喝水,我也能喝水,他晓得饿我也晓得饿,他晓得饱我们也晓得饱,他那个念头来来去去,自然的来自然的去,我也是自然的来来去去,你认为那个是如来是非常特别的,非常殊胜的如来,你就错了。如来就是这个能看能听的function itself(功能本身)。

 

不要又把如来误解为“我们就跟如来一样有他的功德,有他的相,”这个又不对了,又喜欢动你的头脑设想一个伟大的什么存在。他告诉你,你这个能看能听,为什么这个东西你不想看都一定照,有个声音你不想听他都响,对不对。现在我们在,我们在说一些佛的道理,佛的这个dharma talk here,如果有一只牛叫了,还是各位有牛叫的声音响起,为什么?外面跟各位是一体的。我们硬认为是我在这里,我听牛叫,所以就有烦恼,怕生怕死,统统来了,争名夺利也不是这样来的吗?其实你这个的存在和宇宙间的行云流水,云在飞水在流一样的,该怎么流,向东流就向东流,该漂就漂,该彩云就彩云,该乌云就乌云,该变成水就变成水,没有一定的那个样子,这是我们的样子,这种function,这种这个功能,等于是我们,这个功能function iterself,我们可以讲这个是佛。

 

佛哪里找?哪里找?佛到哪里找?释迦牟尼佛是把这个点出来的,你们以为是,你们是凡夫,各位是凡夫,我要修行,我要努力,我要听法,我要打坐,我要入定,定到什么受想都没有,不动了,那不动以后呢?然后呢,then what(然后呢)?然后呢?你做到了又怎么样?要不要死,释迦牟尼佛都过去了,怎么不死。但是问题是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说,那个死的,我们以为,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死,或者是我的朋友的姥姥的朋友,100岁了死了,那是一个错误的错觉里头,你凭想凭想才能说我在这里,洪文亮在这里跟各位讲些佛的话,凭想才能有这个念头,没有想没有这样,没有这样不可能讲话吗?照样讲,肚子照样饿,说多了我口渴,照样口渴,所以我要喝一口水,对不对?懂这个意思嘛?并不是一定要‘你’在才能知道口渴,才能知道说坐久了屁股会麻,腰会痛啊,不是这样,行云流水般。

 

所以,他那个星光一照的时候,他知道是,哎呀,众生都跟那个如来一样有智慧跟德和相。那如来千万不要误会,你在想象,听到释迦牟尼佛这么讲,你就想象有一位如来,“啊,我们有一天,哦,那么一下子,跟他的智慧德和相都一样”这个又是你自己推想出来了,OK?千万不要这样子。那么如来是什么?你在那里动,能看,能知道的,心脏动,血流动,血液动,一大堆,脑子的思想来来去去,你也不要制造他,用完了他就自己跑去,你知道的一部分,大部分不知道,暗地里就流过去,你也不知道,这样很自然,没有事啊。你以为我要道我要成佛,那个我的希望来了,还不是在又被那个‘我’玩弄掉了,你不要被那个‘我’玩弄掉,本来很好的,饿了就吃饭嘛,但是不能借口说想困就睡觉了,借口说我懒惰我工作还没有做完,唉,我想睡我就睡了,不管什么,这个是借口啦,又那个‘我’跑出来借口啦,还是那个‘我’作怪的啦。借佛讲的这个道理,然后说是。其实是那个假我主张他的个人的意见,然后说,放自然啊,我要睡觉了,那个“小我”又跑出来主张意见了,千万不要弄错了在这个地方。

 

讲了一个小时那么多了,再讲一点吧。他还有一句话,成佛的时候很重要的一句话,还有一句话就是最难最难了解的一句话。他说什么?我,释迦牟尼佛讲,我与大地有情,下面严重了,下面就是我们觉得是nonsense(没道理),我们自然会觉得nonsense(没道理),我和大地有情,下面呢,同时,at the same time(同时),simultaneously(同时),at the same time(同时),at the same time(同时)吃饭吗?at the same time(同时)喝水吗?不是,at the same time(同时)成道。“我与大地有情同时成道”!哇,释迦牟尼佛讲真的还是讲假的啊,骗我们的啊,成道就是成佛嘛,成道了吗,成了道了吗,不必那么用功修什么时轮金刚啊,准提咒,南无萨多呐……,念念念十万次,十万次还在拼噢拼噢拼噢,想要有一天成道成佛。释迦牟尼佛讲了,我跟那个师父讲,师父啊,你叫我们一天念那个一千次准提咒,或者准提咒太长了点,阿弥陀佛也可以吧,或者是这个也长了,南无佛,那么好了三个字,那么有的时候说,哎呀,这个三个字,有啊,大圆满的,我跟南开诺布对谈啊,最后说,南开诺布仁波切最方便是:“阿,”我说对啊,对啊,嗡阿轰的‘阿’字。上堂修法说:“阿,”今天早课完了。念阿念阿,南无萨多呐….。那个时候,那个三四年前,拼命念啊念啊念啊,坐车也念,上厕所也念。他说这个密咒可以什么地方不干净的地方都可以讲,有些法师说不行噢,阿弥陀佛不能随便在脏的地方念。所以,我那个时候方便的时候就改,改做南无萨多呐…,出来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这样子用功,不知道,不知道方向,乱冲啊,拼命啊,比现在还热忱。但是那个用功啊,比现在的,好像是,没有用功的用功才是费力唉,那才是真正的修行,不用功的用功,时常都不会偏离。不会,那个,好像那个飞机的驾驶员,跑道下来了,稍微偏了一点就冲出跑道了,那速度又快,跑道又短,那飞机747,你稍微弯了一点点,马上冲出去了,那个下来都是非常对准鼻头,那个飞机的鼻头要对准飞机的跑道中线下来,偏了一点就不行,马上不对。所以,念佛,观想,打坐这些都是基础,时常是你在念佛,修佛,打坐,数息法,什么随息法之后,你知道正确的方向,那个跑道的,那个跑道正确的方向错了,你能不能landing(登陆),不行啊,要成佛一定要对准那个航线下来啊,偏了一点那就非常危险。

 

这个,比念佛观想打坐还难,为什么?对准这个航道,对准这个跑道的中央,什么叫对准?你不要把那个假的我抓住以为是我,不要被这个东西骗,一刻都不能让他骗,不管你在笑,喝水,或者跟人家谈笑,抽烟,唱歌,唱歌都不能偏离。我在唱歌的念头下去唱,跟唱歌就是唱歌,唱歌就是整个,歌跟我都不能分成两回事。听人家的话,我在听,有一点,航道有点偏了,听就是听啊,讲就是讲,不要说我要讲给你们听,让各位都知道我摸了那个佛法三四十年,我有很多的经验,有这个念头进去了,我这个话已经乱七八糟了,已经是在卖膏药了。

 

就是那么简单,稍微有一点,平常认为是我的那个我的念头呢,夹杂到你的所有的动作里头去,这个动作包括善的恶的。恶的里头没有加进去,恶的变作善的,善的行为加进去了,善的行为马上变成恶的。所以人家看不出来,一般的人就莫名其妙。这是平常听正法,然后你要用打坐的方法,随便都可以,礼佛的方法,念佛的方法,随便都可以,它只不过这些方法都是要我们把自己认为这个是我的,这种自己想起来的,我们叫做妄念,错误的想法,把它根除掉,根除的方法不是说这个是错的,所以我不要,这个没有力量。你听了半天说这个想法是错的,知道这个是错,不会变成你的力量。要把能够认到,能够认到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不是有一个真正的自己让你认到。当你认到这个是真正的自己,是谁认到啊?那个假的认得到吗,你还玩什么,你又不要拿起那个假我玩,只要把这个是我在听,我在看假的念头没有了,就当下就对了,你不必再找。这是佛法。不要向外求,有什么好方法。你最近好像不会生气哦,你告诉我什么方法,nonot in this way。他只不过是让你知道,我与大地有情同时成道的意思。

 

我与大地,大地是什么?nonliving,没有生命的,有情呢?是livingliving people。不管是天道的,或者是阿修罗道,地狱道的众生,有生命的。大地有情就是什么?有生命没有生命的,统统啊,没有生命一块石头是,一朵云也是,一滴水也是,包括这些东西,虚空算不算,也是,空间也是,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释迦牟尼佛成佛的时候,he declared,他大声地宣言,我,悉达多,跟不管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今天这么一下,同时,at the same time,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啊,两千…可能快到两千六百年以前吧,那个早上,同时在那个时候统统,在那个时候成佛了、成道了。

 

所以,我昨天不是讲吗,有一位法师在电脑上讲他说这个有问题,释迦牟尼佛可能不是这样讲,后来的人可能是笔记记错了,或者是故意加进来了,加醋加盐。他的反驳很简单,如果那个时候,有生命没有生命,石头一草一木一滴水都成佛,地球也成佛了嘛,太阳也成佛了嘛,那我的祖先也成佛了嘛,成佛的佛生的孩子,那个时候早已经老早成佛了的话,那现在我们还要在这里苦苦学佛干什么,那释迦牟尼佛吹大牛啊,对不对?

 

他见明星的时候,要注意噢,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你不要想,这个太难想,用想得太难想,就是有生命的一大堆嘛,狗啊猫啊,蟑螂啦,恶鬼啦,地狱众生是不是有生命的,统统跟他一样成佛,他们还是在地狱里头啊,有没有人把他们救出来?没有啊。那释迦牟尼佛是不是那个自大狂?幻想症?他为什么讲这个话,大家看到这个话有没有觉得奇怪呢?你觉得奇怪的话,这证明你和佛法还相隔八千里路,还不了解佛法,连了解佛在讲什么都不知道,而且甚至把东当作西,把佛讲的净土,佛讲的成佛,佛讲的成道,都变成你自己的成佛,你自己的成道,你自己的佛法去了,跟佛讲的刚刚好一百八十度相反。如果这句话你看不懂,你听不懂的话,因为你听不懂,你怎么修都没有用,怎么修都是修你自己的法。

 

你给我回答为什么?为什么佛一见明星的时候,其他的人没有跟他学啊,他有很多的朋友跟他一起出家对不对,后来就是离开佛了嘛,佛要接受小女孩的羊奶供养啊,他们说哎哟,男女授受不亲,你接受那个女孩子给你得那个羊奶喝,他们都跑开了,对不对?哎呀,你破戒了,犯戒了,清净戒都守不住,你还修什么法,很多人离开了,对不对?那些人也同时成佛。释迦牟尼佛成佛了,一般的人,不管是修佛不修佛统统一起成佛。那不是说大话嘛,释迦牟尼佛修道六年了是不是神经病了啊,不是问题吗?这个非常大的一个问题哎。

 

所以,那位法师在网络上写得有道理,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用出家也不用修佛啊,拼命修佛啊,石头都已经老早成佛了,我还不成佛啊,我的祖先都也成佛啊,怎么办?这个问题怎么办?难道你成佛了,我也跟着朱老一起成佛,你成佛了那么一下就说大地有情与我同时成道,那洪文亮也是跟你一起成道。拜托拜托朱老,赶快成佛,你一成佛就对了,每一个人就都跟着(成佛),有一个人那么样的话,我们每一个在世的,we are in the same roomwe are all becoming Budda。那就不是更好了吗?那我们何必这样在打坐啦,修定啦,念佛念咒干吗,很辛苦啊。你赶快成佛,我就跟你同时成道。

 

错在哪里?我们不了解他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认为是他,悉达多,修行六年的功夫,打坐入定啦什么的,你经过这个苦修训练,你今天成佛了,你是悉达多变成佛,我们理想的,我们认为是最伟大的一个存在。我呢,凡夫洪文亮,你也是凡夫,他也是凡夫,你成佛了,我还是糊里糊涂,奇怪。把他当作是悉达多太子一样,他只变成一个伟大的存在,因为他有想到一个特殊的想法,或者是有灵光进去了,它变成这个满身都是佛光,都是佛光,那么想,第一个错。不是这样成佛的呀,他讲得成道不是这样我们所想象的,你修炼了这么久,后来哎呀这样子,你那个人变成了那么好的一个人,殊胜的一个人,这个想法是我们的想法。释迦牟尼佛成道的时候这个想法掉了,我们不知道,这是第一个错。第二个错是什么?我呢,因为你,悉达多你成佛了,你说你成佛了,我这个洪文亮也和你一样成道了,那旁边的这个垫子,这是大地嘛,这个垫子,这一个麦克风,也因为老朱你成佛了,你变成朱佛,那么这个麦克风他也成佛了,奇怪,麦克风哎,麦克风这个成佛,那杯子呢,杯子也成佛,这张纸呢,他也成佛,莫非释迦牟尼佛昏了头了,修了半天已经神经错乱了?confused

 

那是我们confused,不是他。我们始终以这种看法去看佛教,想自己变成佛,永远没有,没有办法,不是佛讲的佛法,难道现在讲得很多的佛法不是这样讲得吗?你训练,你打坐,你念佛,加持灌顶什么。不是说别的教不好,不是这个,根本的东西释迦牟尼佛在成佛的时候已经交待清楚,但是我们呢就忽略这个他的意思。以为是他讲一些非常殊胜特殊的,他慈悲,他成佛了,所以他成佛了我们也跟着他同时成佛,他很慈悲,你们将来也一定都成佛,这样自己乱解说掉了。为什么?我们尊重佛嘛,我们不敢说他乱讲话,只好把他解释得圆满一点,他就是等于说是你们将来一定会跟我一样成佛,所以,in the futureyou will become Budda,他是这样解释。

 

但是释迦牟尼佛讲得不是这个意思啊!老朱啊,你不要认为我是过去的皇太子悉达多,他因为修炼修行的结果,我现在变成你们所理想的Budda,不生不死,不增不解,不垢不净,那个所有理想你都可以放到我的身上来,死而不死,生而不生,统统你们都可以乱讲都可以,所有好的,能够想怎么好,都可以放在我身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对不对?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悉达多,不是这样成佛的。那么我们说,释迦牟尼佛说我们也和他一起同时,at the same time become Budda,当我成佛的时候,杨老大,罗医师,你也变成佛,他也变成佛,他不是讲这个意思。

 

那他讲什么意思?他成佛的时候,发现我认为这个是悉达多,我认为我是悉达多,一直在修行,苦了六年,噢,今天我变成非常伟大的一种,大家可以尊敬的一个存在,悉达多变的。他说这种想法,是我们自己糊里糊涂乱想出来的,本来不是这样,本来是怎么样?我是大宇宙的存在,universal existenceuniversal existence 有没有边界?有没有局限在“这个样子才是我?”没有!

 

那么这么样子‘显’是什么道理?小蜡烛点了,点起来的火焰是不是小点?我拿一个大的蜡烛点了,这个火焰会不会再大点?我拿个大木头把他烧成火焰,一团火。火统统都是一样的火,小蜡烛小,大蜡烛大,大火柴呢,就大火聚,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像火一样的显。我小火,朱老大火,我笨一点,朱老聪明一点,我丑一点,朱老呢是帅一点。火焰的那个材料,蜡烛的材料,跟那个点的那个样子,每一个材料跟那个遇缘显得那个样子个个不一样这样显,其实统统都是火焰的样子。木头墙壁天空,太阳地球星星,都是这个整个看不见摸不到的那个法性海,给他摩擦了才会生火,没有摩擦那个木材会不会有火?遇到缘就火出来了,火躲在哪里?火躲在木材里吗?没有。躲在那个fiction,动的那个,动的fiction(摩擦)那个里头吗?动能里头有火吗?在空气里头有火吗?没有,氧是氧,它不是火焰,对不对?但是这些东西凑起来呢,我们讲缘起,释迦牟尼佛常常讲缘起,costa,缘起就这样,你不能找到什么东西制造火焰,但是这些东西碰在一起的时候,optimaloptimalcostaoptimal的地点,它就有火出来。火是有光,有热噢,会烧噢,会有亮噢,但是没有出来以前,火躲在哪里?你去给我找火出来,能不能找到火?找不到啊。但是我们人知道啊,这样凑凑起来一弄一下,火柴也是这样发明的啊,对不对?那个火石,石头和石头相碰的火花出来,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这个火花哪里出来,谁制造?不知道啊。

 

这个火呢,看得见,有光有热,我们的身体,你的存在。聪明的笨的,老的少的,或者是健康的,有钱没有钱,火焰的样子不一样,但是这个不一样的各种样子是从哪里跑出来?谁也不知道。但是会跑出来,知道吗?所以我们的存在就像火焰一样,各个各个不同,佛也一样那样的火焰,我们也是这样的火焰。但是,从哪里跑出来,那个火性,火的原来的还没有变成火以前的那个种子呢,遍满,它没有形象,没有一个地方是他躲得,只要你这个缘对了,条件对了就跳出来,弥漫宇宙。

 

所以说佛性遍满宇宙,普贤世界,普贤就是讲这个道理,我们用普贤讲大家就觉得,噢,普贤菩萨的行愿到处遍满法界。随时缘对了,condition对了,就有火焰出来,但是这个火变成火以前呢,火变成火的相以前呢,在哪里?找得到吗?找不到,大的呢,小的呢?重呢轻呢?什么行色呢?都没有。但是遇缘,就光热跑出来,那么缘呢,这一块木材把他烧完烧完烧完,这一块木材没有了,火要不要熄灭掉,火熄掉,缘尽,火就没有了,我们的缘没有了我们就当然是走啦,到哪里?火灭了火到哪里去,蜡烛烧了,火到哪里去?火往东方,火到西方走,火往南方跑,火到北方跑,火到净土,火到秽土,火到地狱,火到哪里去?

 

所以,《金刚经》不是大家都讲吗,无所从来,这个火从哪里来?火躲在哪里跑出来,不知道,你去找火没有呀。这个火相的那个来源的种子看不见摸不见,但遍处,只要条件对了他就冒出来,不管欧洲美国大海上天空上,只要是缘对了,氧气够了,有材料了,摩擦他就出来了。你看,烧完了就火灭了,火灭了到哪里去,亦无所去。《金刚经》不是念嘛念嘛,那你各位都是相信《金刚经》,还是相信那个轮回的这个一时的方便的说法,你要死了的时候,那个西藏的慈祥,我在台湾讲了半天,讲了生死轮回讲了一百,讲了六十几场吧,在台湾六十几场,在台湾巡回演讲,头一次我讲生死,介绍西藏的生死学,后来他们就跟着讲了。

 

好了,我就请问各位,你讲无所从来,就是像火啊,看到火吗,很简单的,打火机一打就出来,我说火从哪里来?打火机的油里头吗?油是油不是火嘛,那火石嘛?火石是火石啊,不是火焰啊。哪里来?你说没有空气氧气不行,但是氧气不是火呀,但是火在哪里,只要这些条件对了,他就升起来,懂吗?没有条件了它就消失了。所以说“我们的存在就是像火焰一样,缘对了,就显这个样子。”你大块头大木材烧的是大一点的火焰,小木材烧的是小小的火焰,小火焰,是这样而已,去也无所去,到哪里去,消失在何方,找不到,这个是我们的样子,这个发现是释迦牟尼佛的发现。所以,他的与大地有情同时,大地有情同时成道,就是,原来统统是火焰,各种不一样的样子,有的显有的不显而已啊,都是一样的那个火,火的样子是各个不同,我现在悉达多我认到这个你们叫我佛,其实你们也是那个不同的火在那里烧,石头也是石头那样子烧,同时都是,都是法性海各个缘起不一样的显嘛,是这个意思。你这个不懂的话,奇怪,你成道了我们也就成道了,我跟你跟他分开来那么想佛法,这不是对不起他吗?他讲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时间可能也太久了,喉咙可能也要休息了,所以,怕大家坐久了再讲下去,讲到明天天亮还讲不完。因为道理是随便你讲,但是真正的东西每一位坐的太累了,脚麻了,有一点精神支持不了受不了,各个火焰不同的样子在那里燃烧,但是都是火焰,缘对了所以升起来而已,升起来有他的火焰这个东西吗?没有,没有自性,所以叫做诸法无我。所以呢,缘尽了就没有,所以诸行无常,一定是无常。风吹了火就动,风停了就静一点,材料大一点油多了火焰大一点,有钱一下没有钱一下,生病一下好一下,长寿一点短寿一点,都是这个缘起的道理在那里,都是火焰。所以“一堆猛焰亘天红,”就是这个意思。从这里去了解,我与大地有情同时成道,你就了然于心,而且不会在自己身心上在那里搞鬼,弄神弄鬼,一天到晚给迷信骗掉了,或者是给人带错路。释迦牟尼佛讲,你本来就和我一样,每一个都是佛性遇缘显的不同,你不要抓住这个火焰的大小,去希望这个火焰永远燃烧,希望这个火焰永远大永远亮,那就是你那个缘已经是在那里,除非你能够处处不偏,处处不失去我们本来不是这个小我的存在,这个念不要偏离的话,那应该怎么烧就是怎么烧,应该怎么熄就怎么熄,不会说自己长一点不希望短一点,不会说希望不要,我要自杀,不会这么想,这是一个平常心是道的道理。

 

 

    谢谢各位!

 

 

 



阅读:6462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佛陀要我们知道什么(一)
下一篇:坐禅旨要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限会员登陆后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百科